LOADING...

爱心妈妈遇尴尬 专家称“善款报销”是监管空白地带(4)

意外揭开监管空白

专家认为拿善款去报销会造成不公平

“爱心妈妈被救助对象扣在医院!”这则消息迅速在拥有一千多个成员的南京爱心妈妈群内传开,数位妈妈迅速赶往南京市儿童医院“驰援”。

“一分钱没掏给小孩治病,还想拿发票报销骗国家的钱,这怎么可能呢?”看见杨长高后,一位爱心妈妈特别气愤地说。

问题是,杨长高假如拿到发票后,他是否真能报销呢?

昨日下午,扬子晚报记者致电泗洪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管理委员会办公室,一位工作人员告知,该县参加农村合作医疗的成员,只要有住院发票、出院小结、费用清单、合作医疗证等即可获得报销,至于报销的比例则需审核。

因为所有条件都符合,换句话说,杨长高拿到发票之后的确能再获报销。

多位“爱心妈妈”也向记者证实,按照此前她们的救助实例来看,一些家长在南京获得爱心救助后,回到家乡后还能享受到国家相关救助政策。对于这样的家长,该群唯一的要求是,家长必须保证让报销的钱全部用于孩子今后的治疗,不得挪用。

有专家认为,类似的情形牵引出一个尴尬的现实:一方面家长能够获得全额的社会爱心救助;另一方面,他拿到发票之后,还有可能再享受国家保障体制的福利。这对社会上更多需要救助的对象来说,绝对不公平。

南京大学河仁慈善学院常务副院长陈友华教授认为,对于我国的社会保障体系来说,这是一个监管的空白地带,值得有关部门注意。

陈友华教授表示,慈善捐款毕竟非常有限,对于更多的救助对象来说,国家医保才是主体,慈善捐款作为一种补缺的角色而存在。回到杨长高的实例上,陈教授认为,家长可以拿发票去报销,但报销的钱应该返还给南京爱心妈妈群,用来帮助更多的其他需要帮助的孩子。

“他的行为相当于骗保,这在国外是可以入刑的,不仅不能报销,而且还可以取消他所有获得社会福利的资格!”南京一刘姓市民评论说,他有一位朋友在美国税务部门工作。

然而杨长高未必能意识到这些。当天晚上,在南京华侨路派出所,在民警的协调下,他和几位爱心妈妈代表坐在一起,双方最终没能达成一致。

当晚7点35分,民警让爱心妈妈先离开派出所。临走时,警察叮嘱爱心妈妈以后不要和杨长高单独相处:“如果他再来找,第一时间报警!”